滬昆高速邵懷段“7·19”交通事故中被完全燒毀的大巴車閩BY2508。新華社記者 龍弘濤 攝
  省際長途客車閩BY2508的起點是福建莆田,終點是重慶宜賓。這段2000公里的旅程一般歷時30多個小時。
  為了載客,閩BY2508常會跟乘客約定地點上客,也會中途與其他車輛調換乘客,這也是造成事故發生後遇難乘客身份難以很快確定的主要原因。
  閩BY2508每月5趟奔波在高速公路上,直到19日凌晨3時許,危險一層層疊加後,它的旅程在爆炸的火光中戛然而止。事故造成43人死亡,6人受傷。
  事故直接原因為運輸危險化學品的小貨車非法改裝、非法營運;此外,客車本身沒有接駁運輸,停車休息沒有落實。偶然因素最終促成了這起事故——事發前一個半小時的一場交通事故引發高速公路的堵塞,閩BY2508停車等待,後面未及時剎車的小貨車撞上客車並引爆化學品。
  從聽到一聲悶響到回過頭去,不過一秒鐘的工夫,火光就已經籠罩住了整個貨車。
  輪換駕車的同伴正在后座睡覺,貨車司機柏大偉下意識地將同伴一把拉起來,甩在副駕座位上。
  主駕旁的車窗已被熊熊的火苗燒燎,柏大偉跟著同伴從火光稍小的副駕車門躍出。跳到高速公路欄桿外的柏大偉看到火焰在路面上流動蔓延,赤腳的同伴兩條腿都燃著火,不斷慘叫。空氣里瀰漫著濃烈的酒精味。
  兩人往西跑了50米停住,回身看,包括他們的車在內的四五輛車都已被火吞噬。最令人觸目驚心的是居中的一輛大客車,幾乎看不到逃生的乘客。
  這輛再也無法抵達終點站的客車,正是從福建莆田發車的閩BY2508。
  “拼乘客”導致延誤
  7月18日上午8點,長途客車閩BY2508從莆田涵江汽車站出發。
  11點半,客車抵達泉州萬翔汽車站,31歲的宜賓人劉頂平上了車。劉頂平近10年間都在泉州附近工作,他每年都乘坐大巴往返家兩三次,是閩BY2508運營路線上的常客。
  閩BY2508看上去是嶄新的,車裡的冷氣涼颼颼的。一名長髮姑娘與劉頂平同時上車,上車前,來送站的父親一直在叮囑她。姑娘坐在了靠近車門的位置。
  51歲的彭俊昌和38歲的賈安奎是閩BY2508上的司機,彭俊昌似乎與姑娘的父親認識,那名父親還一直托彭照顧女兒。
  劉頂平剛坐下一會兒,車站的工作人員上來了,告訴他和另外5名乘客,有輛去四川的車缺幾個人,發不了車,讓他們換那輛車。
  在這條線路上,劉頂平常遇見這樣的事,為了湊人數發車,大巴車常會“拼乘客”。
  劉頂平發現被換上的是開往四川資陽的大巴車,他和車站的工作人員吵了起來。但最終不得不氣憤地坐下。他還看見,有人被從資陽大巴上“趕”下來,上了閩BY2508。
  12點左右,閩BY2508離開泉州站。但此時,因為拼客、爭執等原因,閩BY2508已經比正常運營時間延誤了近一個半小時。
  “車站售票員曾告訴我,10點半左右我就可以坐著閩BY2508回家了。”劉頂平說。
  還在抱怨的劉頂平和其他5名被調換車次的乘客不會想到,他們避開了那趟死亡之旅。但對於閩BY2508來說,拼客、延誤讓它遭遇了致命的滬昆高速公路邵懷段1309km處。
  疲憊的“紅眼客車”
  18日晚11點左右,閩BY2508進入了湖南界。
  7月19日,福建省交通運輸管理局的信息顯示,閩BY2508出事前回傳的GPS信號中,這輛大巴途中沒有超速,但在行駛的約19個小時中,只休息了3次,累計64分鐘。
  國務院2012年下發的《國務院關於加強道路交通安全工作的意見》規定,確保客運駕駛人日間連續駕駛不超過4小時,夜間連續駕駛不超過2小時。按這一要求,閩BY2508即便全在白天行駛,也應休息4到5次,明顯違反規定。
  《意見》中還規定,長途客運車輛凌晨2點至5點應停止運行或實行接駁運輸。2012年9月和今年春運期間,湖南省道路運輸管理局發佈更嚴格的規定,要求該省所有在凌晨2點至5點時段運行的長途客運班車必須停車休息。
  19日凌晨1點50分,劉頂平乘坐的資陽大巴在湖南界內的服務區停車休息,打算等到5點再次上路。
  劉頂平說,坐這條線10來年,前些年,幾乎所有大巴車都是連夜跑。前兩年國家有規定後,也只有部分大巴遵守這一規定。
  但閩BY2508並未停運休息,也沒有在接駁點停車換司機。
  莆田汽車運輸有限公司城廂分公司的一名俞姓經理18日在接受新京報記者採訪時說,他們的車每次都會在凌晨2點之前趕到洞口服務區休息,那裡距離閩BY2508出事的滬昆高速公路邵懷段1309km處還有10多公里,“這次不知道怎麼延誤了。”
  但俞姓經理沒給出相關的GPS記錄證明。
  福建運輸界資深人士接受採訪時稱,經批准的長途客車,可以通過在接駁點由車下駕駛員更換車上駕駛員或者既換駕駛員又換車的方式,繼續在夜間行駛,不必在凌晨2時至5時停車休息。但目前福建省批准接駁的長途客車,只限於福建-廣東線,其他線路仍然要執行夜間凌晨2時至5時停止運行制度。由此推斷,閩BY2508並沒有獲得接駁許可。
  俞姓經理也證實,該車司機始終只有發車時的兩位,中途未更換。
  閩BY2508並非孤例。常跑這條線路的大貨車司機龔方建告訴新京報記者,他每個月都要走滬昆高速七八趟,“夜裡2點到5點,經常見大客車在高速上跑,湖南省也不例外。”
  凌晨還在路上行駛的客車被稱作“紅眼客車”。北京工業大學交通管理專家陳艷艷接受媒體採訪時稱,“紅眼客車”之所以難禁,一方面儘管有GPS等監測系統,但大多是監而不控,許多司機刻意關閉、逃避監測。另一方面,目前處罰條例力度太弱,導致違法成本低。
  另一事故引發停車
  19日凌晨2點50分左右,柏大偉駕駛的快遞公司運輸貨車駛過了滬昆高速公路隆回收費站附近,當時他的車速超過80公里/小時。
  閩BY2508也在這一時間前後駛過收費站,但柏大偉沒有註意到這輛客車。
  在靠近滬昆高速公路邵懷段1309km處時,柏大偉看見了路邊停著交警車輛,警車頂部顯示屏上有“前方事故、減速慢行”字樣。他將車速降到了60公里/小時。
  車速越來越慢,到30公里/小時車速時,他看見前方的一輛大貨車停了下來,柏大偉隨即踩下剎車。
  約1個半小時前,滬昆高速公路邵懷段1312km已經發生了一起車禍,一輛油罐車追尾另一輛車,並導致其後的一輛中巴客車撞上護欄,玻璃破碎。事故中有十幾人受傷。柏大偉停車時120等車輛已趕往現場救援。
  這場事故導致眾多車輛堵在了凌晨的高速路上。
  柏大偉將車停在行車道上,一分鐘後,一輛滿載貨物的大貨車停在他的車後,左側的超車道上,柏大偉的車輛併列停下一輛7座的三菱越野車。接著,閩BY2508到了,它在三菱車後剎車停下。
  “如果沒有前面那場車禍,又或者那起車禍處理完了,可能就沒以後的事故了。”20日,柏大偉坐在醫院里說。
  乙醇運輸車追尾致禍
  閩BY2508剛剛停穩,小貨車湘A3Z746“砰”的一聲撞上了它,隨後火光吞噬了前述的4輛車和小貨車自己。
  逃出火場的柏大偉說,“沒聽見那輛大客車裡有人喊救命。”
  周圍村民證實,有四個人從客車上逃了下來,兩男兩女,其中有個坐在車門附近的年輕姑娘。火光里,爆炸聲此起彼伏,“沒有村民敢去救人,火太大了。”
  事故現場指揮救援部通報的消息稱,事故燒毀車輛中,湘A3Z746號廂式貨車裝載乙醇。現場專家稱,該貨車大梁衝進大巴車內40多釐米,事故或造成乙醇瞬間燃燒。
  湖南省高速交警支隊有關負責人在現場表示,湘A3Z746是肇事車輛,經過非法改裝後上路行駛,“為逃避檢查,湘A3Z746車廂側面還裝了個門進行偽裝。”追尾大客車後,易燃品全部漏到地上,瞬間爆燃。
  國務院安全生產委員會通報數據顯示,中國每年有2億噸危險化學品來往運輸,事故風險大,排查治理任務非常艱巨。
  因危險化學品違規運輸造成的類似事故也常有出現,去年9月,東青高速路山東東營段,一輛大貨車撞上一輛違規運營的液化氣罐車引發爆燃,致10人死亡。今年3月1日,晉濟高速公路山西晉城段發生危化品爆燃事故,造成31人死亡、9人失蹤,損毀車輛42輛。
  隆回縣急救中心的救護車在約1小時後趕到,一名張姓醫生稱,她看到現場火仍很大,濃煙滾滾,爆炸聲此起彼伏,響個不停,仿佛戰場,但“沒有哭聲,也沒有救命聲”。
  張醫生說,四名從客車逃下的傷者衣服全都不見了,從頭髮到腳趾全部燒傷,沒有頭髮,頭皮燒成黑紅色,“有兩個人能微弱地喊痛,能點頭。”
  幾個小時後,在新聞媒體上,閩BY2508的死亡數字不斷變化,38、41、43……
  新京報記者 張永生 實習生 孫貝貝 楊懌 湖南隆回 報道
(原標題:客車閩BY2508的死亡之旅)
(編輯:SN123)
創作者介紹

台北

hreli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